从峪口禽业新战略看当下我国蛋鸡产业的生态系统与融合发展

2015-12-15 17:11:29   峪口禽业 浏览量:530
  过去的2014年,是我国蛋鸡行业转型升级的关键年,而产业转型的根源其实是正在逐渐消失的蛋鸡消费红利。

  实际上,多年来持续不断的用户需求才是驱动蛋鸡市场发展的内生动力,而拉动蛋鸡市场上涨的因素在逐步减弱,蛋鸡行业的黄金四十年已成过去式。

  在行业高速发展的增长期,所有的问题都会被不断增长的业绩和利润所掩盖。而等到行业遭遇困境、增速减慢,往昔的峥嵘岁月不再时,之前所隐藏的诸多问题就会逐一显现。这或许并不是件坏事。

  中国蛋鸡业正在逐渐步入缓慢发展阶段,为了生存,企业之间的竞争加剧,蛋鸡行业洗牌已成必然,所有的蛋鸡企业都面临着如何生存、如何发展的难题。

  对于那些蛋鸡业巨头而言,重新认识市场、解读行业,制定出新的战略和规划,构建和谐的产业生态系统是当务之急。之所以称为蛋鸡产业生态,是因为生态的演变是一个自然的过程,就像水、空气、土壤等无机环境一样,只有生产者、消费者、分解者相互协同合作才能构建一个和谐的产业生态。生态一旦成型,便在自然规律下繁衍,生生不息。

  而对其他数量众多的蛋鸡生产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而言,未来的状况更是难上加难。或许只有与产业巨头联合发展才是其生存的必由之路。

  在蛋鸡产业生态系统建设和融合发展方面,以峪口禽业为代表的蛋种鸡企业做出了表率和开创性的工作。

  蛋鸡市场跑马圈地

  经过数十年的蓬勃发展,蛋鸡行业产生了多家领军企业,在行业转型的关键期,纷纷加快了扩张的步伐。

  过去的2014年,既是我国蛋鸡行业去芜存菁的一年,也是优秀企业竞相跑马圈地的一年。

  峪口禽业50万套蛋种鸡标准化园区养殖项目在湖北荆州落成、华裕农科江西铜鼓养殖基地全面投产、大午集团国家级蛋鸡核心育种场在河北易县奠基、圣迪乐村承接的年产一亿枚鸡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哈蛋鸡项目”在哈萨克斯坦东哈州政府签约、晓鸣农牧在“新三板”成功上市

  虽然快速抢占市场空间是最好的进攻方式,但是一拥而上的结果只能是比拼资源的结局。更重要的是,由于蛋鸡产业链上游的创新时间较短、力度有限,导致以往尚能通过性能比拼进行区分的蛋种鸡市场难以找到新的集火点,其所能够竞争的往往也只有简单粗暴的价格营销战。

  但峪口禽业早已认识到仅仅依靠价格战,其实并不能真正提高育种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而要想进一步赢得市场认可,构建生态系统和融合发展才是王道。

  正因为如此,在过去的2014年,峪口禽业可谓动作频频,一系列高难度的大手笔令人眼花缭乱。

  先是大举挺进江苏,2014年4月注资1612万入股江苏成子湖禽业,成立江苏峪口禽业有限公司,注册总资本3160万元。然后是快速杀入云南,入资云岭种禽,成立云南云岭峪口禽业。紧接着于8月18和23日,分别与山西国青禽业、吉林金翼蛋品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成立峪口国青平遥流动蛋鸡超市和吉林辽源流动蛋鸡超市,服务金翼500万蛋鸡。与此同时,牵手新希望六和共同打造“蛋多多”训练营,联合开展系列养殖技术专业培训。并长期与蛋鸡体系专家团队深入合作,共同破解行业难题,探索产业联盟式发展模式

  低调做产品、深度做运营、短平快爆发,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这才是现代化企业应有的节奏。每次峪口禽业有所大动作,整个蛋鸡行业都在聆听和观望,或明或暗地想一探究竟。

  如果联想到更早之前峪口禽业主动退出商品蛋鸡市场、深耕蛋种鸡领域,培育出“京红”、“京粉”系列蛋鸡品种。

  则不难看出峪口禽业正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蛋鸡的育种和扩繁日益规范
990.jpg
991.jpg

  从良种工程项目,到良繁体系建设,再到产业技术体系构建,蛋鸡的良种繁育日益规范和严格。

  2014年9月29日,农业部公布第一批国家蛋鸡核心育种场和国家蛋鸡良种扩繁推广基地名单。

  从峪口禽业新战略看当下我国蛋鸡产业的生态系统与融合发展

  从峪口禽业新战略看当下我国蛋鸡产业的生态系统与融合发展

  从中我们可以明显看出峪口禽业占据了蛋鸡核心育种场的五分之一席,以及蛋鸡良种扩繁推广基地的十分之三席,这在我国蛋种鸡企业中是绝无仅有的。对峪口禽业而言,这既是行业主管部门的信任和认可,更是蛋鸡市场选择的结果。

  打铁还需自身硬,峪口禽业以绝对的实力和良好的口碑赢得了市场,获得如此殊荣可谓是实至名归。

  其中,荆州峪口于2010年开工建设,经过4年的苦心经营,总投资2.5亿元的50万套蛋种鸡标准化产业园区于2014年10月全面落成收官,是湖北地区规模最大的蛋种鸡企业。从规模上来讲,单场存栏50万套父母代蛋种鸡,在全国排名第三,仅次于北京和山东。该园区集良种繁育、种鸡饲养和饲料生产为一体,年可提供商品代健母雏4500万只,年产饲料18万吨,销售半径覆盖我国西南8省1市。

  毫不夸张地说,无论是祖代、父母代,还是商品代,中国蛋鸡产业链上的这三种形态,峪口禽业在每一个阶段都是其中的主导者之一,而且也从来都是同业标杆。

  蛋鸡行业四十年风雨历程

  伴随着改革开放,我国蛋鸡行业快速发展。历经四十年风雨,站在了世界蛋鸡之巅,而以峪口禽业为代表的蛋种鸡企业成为其亲历者和见证者。

  成立于1975年的峪口禽业,作为北京市政府为解决百姓吃蛋难而建立的“菜篮子”工程项目,是北京市第一批集约化、现代化蛋鸡养殖场。隶属于北京首都农业集团,占地3000亩,总资产9.1亿元,员工3800人。现有蛋鸡原种5万只,祖代蛋种鸡存栏38万套,父母代蛋种鸡存栏310万套,建有3座年产18万吨的饲料厂。在北京、辽宁、河南、山东、江苏、湖北、云南等地拥有12家分公司,实现了以102个标准单元为经营主体的全国产业布局,销售网络覆盖31个省市自治区。
992 (1).jpg

  从峪口禽业新战略看当下我国蛋鸡产业的生态系统与融合发展

  作为高新技术企业,峪口禽业历经十年艰辛,培育出了3个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生产性能国际领先的高产蛋鸡新品种--京红1号、京粉1号和京粉2号,该系列品种自2009年推出以来,深受养殖户青睐,市场占有率在40%以上。2011~2014年连续四年入选农业部主导品种名录,使得蛋鸡品种成为我国唯一一个不受国外控制的畜禽品种。历经四十年的发展,现已成为世界三大蛋鸡育种公司之一。

  当前,峪口禽业正在实施以育种为核心的全产业链运作模式,打造世界上最大的蛋鸡育、繁、推一体化企业,引领中国蛋鸡行业健康发展。

  孙皓说,峪口禽业在过去四十年有过几次重要的历史节点。1998年的产业结构调整、1999年的转企改制、2009年“京红”“京粉”蛋鸡新品种的推出、2014年流动蛋鸡超市的建设。

  从最初一个小小的养鸡场发展成为北京市第一批集约化、现代化蛋鸡养殖场,到全国蛋鸡行业的领军企业,再到亚洲最大的现代化蛋种鸡企业,最终成为世界三大蛋鸡育种公司之一。峪口禽业一步一个脚印,走得艰难而坚定。一路风雨、一路泥泞、一路扶持,见证和参与了中国蛋鸡行业由小到大、由混乱到规范的过程,也终将风雨后的彩虹映入心底。

  可以说,孙皓此前用了30年时间构建峪口禽业的生态系统,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养鸡场,做到了中国最大、亚洲最大乃至世界领先。

  站在今天回顾这个过程,其中蕴藏着自身裂变和生态聚变的哲学。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任何行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会出现几家标杆型的龙头企业,而一旦成为行业标杆,也就容易变成众矢之的。

  时间再倒回到2008年,那是一个值得铭记的年份。

  当年,峪口禽业与美国海兰分手,次年便推出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适合中国市场的蛋鸡新品种“京红1号”和“京粉1号”。可以说是重车掉头,而且是加速掉头,紧接着便是在全国范围内的迅速推广。2008年的雏鸡销量为8000万只,2009年新品种首年推广便突破了1亿只,2014年迅速增加到的2.5亿只,短短6年时间销量增幅高达212.5%,可以说是创造了业内奇迹。

  从峪口禽业新战略看当下我国蛋鸡产业的生态系统与融合发展

  正当峪口禽业快速扩张、跑马圈地、如日中天,并逐步涉足饲料、疫苗、兽药等诸多领域,成为行业标杆和业内老大之际。孙皓突然发现问题出现了,蛋鸡新品种在全国范围内逐渐推广开来的同时,业内朋友却仿佛一下子变少了。

  一些业界同行不再像原来那样支持峪口禽业,一些老的合作伙伴开始堤防峪口禽业。前者是害怕峪口禽业过于强大,成为中国蛋鸡行业的“苹果”或者“三星”,从而攫取蛋种鸡市场的绝大部分利润;后者是担心峪口禽业的触角过长,争夺他们原有的市场,成为饲料、疫苗、兽药领域的搅局者和入侵者。

  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峪口禽业在其快速发展、产业链条不断完善的过程中,不知不觉被更多行业中的同行视为有力的竞争对手。不仅仅是蛋种鸡行业,还包括饲料行业、兽药行业、疫苗行业乃至蛋品行业。突然间,峪口禽业四面受敌。

  没有人会忽视这家优秀而庞大的公司及其掌舵者,它有着饕餮的胃口和猎豹的速度,其近年来在蛋鸡市场上多次大手笔的动作,让外界逐渐看到一个行业元老隐约的帝国版图正在逐渐形成。

  在中国蛋鸡行业中,没有任何一家企业希望峪口禽业发展成为一颗参天大树,谁都不愿意中国蛋鸡市场成为寡头市场。

  此时此刻的峪口禽业正站在山顶之上,必然成为了众矢之的。

  “流动蛋鸡超市”应运而生

  当产业越来越成熟,竞争愈发激烈之时,如何改变早期的单打独斗模式,缔造产业联盟,形成利益共同体,是每个蛋鸡企业都应该认真思考的问题。

  作为峪口禽业的掌舵者,敏锐且善于思考的孙皓首先感受到了这样一种微妙的变化。

  其实早在2013年初,孙皓就已经发现了这样的问题“在峪口禽业早期的快速发展过程中,由于缺少互联网的开放式思维,过于闭塞,逐渐走向了孤立,成为了孤芳自赏,离大家伙越来越远。”孙皓说:“从2014年开始,峪口禽业开始搭建新的开放式的平台。”

  在孙皓看来,这种全新的平台应该有两个核心主题。一是开放,以开放的姿态拥抱行业,调整思想、调整战略、调整方向;二是放开,蛋鸡行业不应该孤芳自赏,而应该是百花齐放。

  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和尝试,峪口禽业的“流动蛋鸡超市”应运而生。

  作为专业服务蛋鸡养殖户的“全程高科技”服务模式,流动蛋鸡超市搭建了行业“一站式”服务平台,为农户提供有形的科技产品和无形的技术服务。

  2013年3月18日,首个流动蛋鸡超市在北京平谷成立。经过1年多的试验和摸索,尝到甜头的峪口禽业,开始将流动蛋鸡超市的成功模板在全国范围内复制。

  从峪口禽业新战略看当下我国蛋鸡产业的生态系统与融合发展

  2014年流动蛋鸡超市得到了蓬勃发展。当年5月16日在湖北荆州成立,6月27日在山东金乡成立,8月18日在山西平遥成立,8月23日在吉林辽源成立,10月11日在山东莘县成立,10月16日在湖北成立2000万只流动蛋鸡超市,这也是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一个。

  孙皓的目标是:用5年的时间,在全国建设100家流动蛋鸡超市,直接服务1亿只鸡,年销售收入达到200亿元,利润10亿元。

  围绕着流动蛋鸡超市这个平台,峪口禽业构建了一个类似于稻盛和夫所提出的阿米巴式的经营模式,简称shs(streamhenssupermarket),其核心理念是全员参与、调动潜能、划小单元、独立经营。该模式以客户需求为导向,以流动蛋鸡超市为主体,以养殖场为产品供应基地,采取“公司 家庭农场”的经营理念,依托峪禽大学培育新型农民,通过实施蛋鸡“1121”科技服务工程,解决农户产不出、卖不出的难题。从以前的生产什么农户就消费什么,转变为农户需要什么就提供什么、需要多少就生产多少。从原来的单向传递转变为双向互动。

  孙皓希望借助于这种全新的开放式、包容式平台,可以吸纳更多的业内同行和志同道合的朋友参与进来,共同打造出一个现代蛋鸡产业互惠共赢的生态圈。

  如此一来,峪口禽业主动向业内递出了橄榄枝,将其原有的和潜在的竞争对手,变成了具有共同利益的合作伙伴,起到了四两拨千斤的功效。

  橄榄枝伸出之后,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企业与其联合。先是与山东信得药业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紧接着牵手新希望六和。据悉,中牧集团、圣迪乐村、广东温氏、益海粮油、雏鹰农牧等知名企业也正在与其接触和商洽相关合作事宜。

  孙皓发现,一旦自己开放、放开之后,更多的企业争相与之合作。伸出一支橄榄枝,得到的是更多的橄榄枝。

  而笔者认为,峪口禽业力推的流动蛋鸡超市能否形成巨大的向心力和凝聚力,关键在于能否让更多的蛋鸡养殖户“到碗里来”,这才是最重要的。抓住了万千蛋鸡养殖户,也就抓住了中国蛋鸡行业的根本,也契合峪口禽业带领农户致富的理念。

  打造蛋鸡行业公共平台

  一个行业要想有更大的发展,获得更多的话语权,必须要构建一个规范化的行业公共平台,并且要吸引更多的同行参与进来,才能充分发挥平台的作用。

  诸葛亮一句得荆州者得天下的锦囊妙计,让刘备借到了荆州,创下了重整汉室三国鼎立的宏伟基业。而现实往往和历史有很多的相似之处。峪口禽业的流动蛋鸡超市在进行全国布局的时候,同样选择了荆州。

  在我国蛋鸡产业由南向北转移的过程中,荆州蛋鸡产业以其得天独厚的优势得到了迅速发展,目前商品蛋鸡的年均存栏在1800万只左右。涌现出了宇祥公司和双港公司等一批杰出企业,多年来在供港鲜蛋出口领域名列全国前茅,占据了港澳鲜蛋市场的80%。峪口禽业落户荆州,更是一个新的里程碑。

  以湖北荆州流动蛋鸡超市为例,其具备三个显着特点:一是专业,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二是周到,能够为养殖户或养殖企业提供尽善尽美的服务。三是低风险,包括养殖风险和市场风险。在推动这个流动蛋鸡超市建设的过程中,也有意识的联合了鸡蛋收购企业,淘汰鸡加工企业以及提供金融服务的金融企业,今后还会将有机肥加工企业、疫苗兽药生产企业以及其他相关企业加盟进来。

  与此同时,峪口禽业凭借种鸡场的有利资源,在全国范围内采用“企业自建,联合父母代种鸡场、联合规模化蛋鸡场、联合专业育雏场、联合饲料企业、联合兽药疫苗企业、联合代理经销商”等多种模式。

  在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蛋鸡育、繁、推一体化企业的同时,打造蛋鸡行业的公共平台,一站式直达,减少中间环节,增加企业效益,为客户创造价值。

  具体到某个养殖场或者养殖户,峪口禽业会根据实际情况进行配套。如果是大型规模化养殖场,峪口禽业会派遣专业化的管理人员和技术人才;而如果是散养户,一般采取“公司 农户”的模式。

  中国蛋鸡市场体量庞大,仅仅依靠一两家蛋鸡企业是做不过来的。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峪口禽业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资源整合和利益共享。在孙皓看来,通过学习互联网思维中的分享理念,让行业中的每个群体都能通过一个公共的平台获得行业发展所带来的红利,这才是当前蛋鸡行业最需要的。

  而流动蛋鸡超市正具备这样一个公共平台的雏形。一方面,所有的养殖户或农户都可以在这个平台上挑选和购买你所需要的产品或者服务;另一方面,所有符合资质的商家或企业都可以将你的产品或优质服务放到这的平台上,进行展示和销售。

  听起来,仿佛有点像在淘宝上开网店的味道。

  搭建平台,寻找更多的合作伙伴,互利共赢,这正是当前峪口禽业所采取的策略。对于其合作伙伴,峪口禽业一般会提供以下四种服务方式:顾问式、教练式、经营式、合作式。但所有这些合作的前提必须是饲养峪口禽业培育的蛋鸡品种,这是根本。

  跳出蛋鸡产业看行业

  很多时候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要想更好地认识当前的蛋鸡产业,跳出产业本身,从外向里看,或许会更加清晰一些。

  虽然峪口禽业已经发展成国内规模最大的蛋种鸡企业,但孙皓始终认为:规模大并不代表实力强,规模大并不一定能够赢得未来。对当前蛋鸡产业的感知、理解、认识和判断,峪口禽业主要集中在以下两点。一是产业布局,包括地理位置上的布局和产业链上的布局;二是产业升级,包括技术升级和理念更新。

  以宽带网速为例,从最初的5m升级到10m,再到100m、200m,从一开始只能简单浏览文字,到快速翻阅图片,再到快速观赏视频,是一个循序渐进的发展过程。孙皓认为,同样也应该以现代化的思想和发展的眼光来看待传统的蛋鸡产业。

  基于这样的发展理念,同时也是避免与北京乃至华北地区的其他蛋种鸡企业形成掎角之势,近年来峪口禽业以北京平谷为战略大本营,主动出击,加快了在全国的扩张步伐,加强了联合发展的力度。

  山东金乡、湖北荆州、江苏泗阳、云南开远、吉林东辽  从北到南,所选之处无一不是战略重地,基本覆盖了全国整个版图。

  孙皓不但善打篮球,还精通棋道。在他看来,产业布局如同下棋,但凡落子既要点到“眼”上,还要形成“气”势。

  峪口禽业的思路是:组建一群有着共同思想与价值观趋同的合作伙伴,对峪口禽业的理念有着深刻认识和理解,相互信任、体验良好,朝着共同的理想和目标努力,构建一个和谐稳定的蛋鸡产业生态。

  但不管采取何种合作方式,孙皓反复强调的是--公平、公正、诚实、守信这四大基本原则是双方合作的前提和基础。

  据孙皓透露,峪口禽业的目标是:到十三五末,在现有300万套种鸡规模的基础上,在云南、新疆、川渝、河北、河南、山东、陕西、山西、湖北、浙江、宁夏、广东、辽宁、黑龙江等地选择15家规模化种鸡企业,与其合作、注资控股,发展300万套种鸡规模。

  同时在自有鸡场和合资种鸡场周边,选取80家有发展潜力种鸡场,通过为其提供资金、技术、人员、信息等资源,以合资参股的方式发展500万套种鸡规模,盘活市场存量,实现市场经济条件下“三高一平衡”的中国蛋鸡梦。到2020年实现种鸡规模1100万套,为国产蛋鸡品种推广奠定坚实基础。

  现在看来,以6年的时间联合15家规模化种鸡企业,对峪口禽业而言似乎有些保守。仅2014年就已经有江苏成子湖禽业和云南云岭广大农牧集团两家地方龙头企业与之牵手,更多的规模化种鸡企业在等待和观望。如果之前这两家企业在引入峪口禽业之后取得了良好的业绩,会给业界带来非常好的示范效应,后面的联合发展将会是水到渠成。

  蛋鸡市场从增量发展到盘活存量

  当前的中国蛋鸡市场,量变已达而质变未起,正从增量发展转向替换市场,其中细分市场仍待耕耘。

  2014年我国鸡蛋价格持续上涨,平均收购价格超过11.0元/千克,是近5年的最高价格水平。鸡蛋价格持续上涨且达到历史最高位的根本原因是商品蛋鸡存栏量下降。中国畜牧业协会禽业分会的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5月中国商品蛋鸡存栏量同比下降12.8%。

  虽然商品蛋鸡存栏量较大幅度下降,但上游蛋种鸡产能却严重过剩。各大祖代蛋种鸡企业基于对未来行情的看好,纷纷加大引种和扩繁力度。

  孙皓认为,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产能过程是一种必然,不管是钢铁、水泥,还是生猪、肉鸡和蛋鸡。当前蛋鸡行业的主要矛盾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鸡蛋的生产和消费处于动态平衡,二是商品雏鸡的供应能力远大于需求,三是蛋种鸡的存栏量过大。

  其中,祖代蛋种鸡市场已经是严重过剩,处于超饱和状态。就当前的国内的实际情况来讲,全国存栏30-35万套祖代蛋种鸡就可以完全满足国内市场的需求,而实际上远远高于这个数字。

  对于国内众多蛋种鸡企业而言,在当前甚至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国蛋种鸡存栏量都将严重饱和的情况下,企业要么背靠大树好乘凉,要么抱团取暖求发展。后者太过艰难和不可预测,而选择前者或许更为容易和可行。

  产业调整难免产生减速阵痛,但无论从逻辑还是经验看,直面失衡与果断调整对重建市场纪律、维持宏观平衡、推动优胜劣汰都具有不可或缺的积极作用。

  不过,也有一些蛋种鸡企业看到了商机,其已经开始瞄准细分市场。但目前来看,这些细分市场仍有待耕耘。唯一的问题是,目前国内蛋鸡市场销量增长所带来的量变能否真正积累起质变势能,这对所有蛋种鸡企业而言还是一个难题。

  在我国,商品蛋鸡的平均饲养周期是500天,一般情况下种鸡企业只管负责销售7日龄以内的雏鸡,从7日龄到500日龄基本上依靠商品蛋鸡养殖场或养殖户自身的饲养管理和疫病防控。经初步测算,全国7日龄雏鸡的价值总量大约50亿元,而500日龄蛋鸡的价值总量将近3000亿元。哪块蛋糕更大?哪个平台更广?一目了然。

  因此孙皓认为,未来中国蛋鸡市场应该从增量发展转变为盘活存量,从服务这只鸡7天到服务500天,从自身发展到协同发展。蛋鸡行业是大家共同的事业,有着相同的利益诉求和价值取向,应该在这样一个广阔的平台上求同存异,共同创造价值。

  农户养殖仍将是蛋鸡饲养的主要模式

  关于未来谁来养鸡的问题,业内争论已久。近年来,无论是官方、专家还是企业的角度,都认可农户仍将是行业主体这一论断。

  在孙皓看来,蛋鸡行业具有显着的四大特征:资金密集型、人员密集型、技术密集型、经验密集型。首先要解决好资金问题,其次是专业化人才的引进,再次是现代化的装备和技术,最后一点是最重要也正是新加入者所欠缺的--经验。

  关于谁将成为未来蛋鸡行业的主体,哪种蛋鸡饲养模式更加适合中国的国情?基于以上四大特征,孙皓认为,未来蛋鸡行业仍将继续保持中小规模饲养为主体,大规模饲养适度补充。根据测算,饲养量在2000~50000只规模的养殖场,其社会平均成本是最低的,具有极大的生命力,目前乃至将来仍将占绝大多数。

  而国家蛋鸡产业技术体系2014年对全国蛋鸡主产省的调查也显示,规模在2000~50000只的养殖户占84.51%,其存栏量所占比例达到88.28%。可见,专业化家庭养殖和中小规模养殖是目前我国蛋鸡养殖的主要形式。

  智慧蛋鸡业引领产业升级

  一个行业的信息化或互联网化程度越低,则该行业的it产品需求越大。目前蛋鸡业信息化水平较低,为it企业创造了一个巨大的增量市场。

  但与国外发达国家相比,我国蛋鸡业设施设备现代化、自动化水平低,信息化基础设施不完善,信息技术的应用有一定局限性,制约蛋鸡生产效率的提升和行业整体水平的提高。

  在此背景下,北京市华都峪口禽业有限责任公司放眼未来,提出了以各个独立的系统进行资源整合为基础、以物联网自动化为主体的智慧化蛋鸡行业的建设目标。引入并推行全球最先进的erp管理平台--sap系统,以物联网自动化为主体的智慧化蛋鸡行业的建设目标,打造种鸡到商品蛋鸡及商品蛋在企业、代理商、农户、消费个体等不同维度端到端的服务。

  目前公司人工采集数据误差大、效率低,各类平台资源、信息无法共享。本项目的开展将大量减少手工操作和重复劳动,实现生产过程自动化、财务业务一体化、管理方式网络化、决策支持智能化,从而提高经营管理的效率和水平。

  在信息化系统建设方面,峪口禽业正在充分利用“智慧蛋鸡业”项目所产生的大数据,用结果来倒推整个生产过程和管理流程,从而对其进一步的优化和改良,激发每一位员工的最大潜能,这在业内同行当中是属于前列的。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我有话说:

验证码: 联系方式: 可不填!
文明上网 理性评论

网友评论: